浅野_花見(细化请原地爆炸

I7/主推陸/副推so酱和モモ/粮只产17/45/63/89和千百(*´∀`)【可能有些墙头比如105啊樂紡啊龍樂啊什么的(你)】
我永远喜欢小野贤章.jpg
墙头有soma阿部敦和包子(ntm
P5推莲莲和明智
cp推主明和主辉(啊?
中配喜欢苏尚卿!还有729全员!(我永远是729的土拨鼠!!!)
VC推摩柯和龙牙(单方面宣布龙牙是我男人!(等等),cp仅南北/龙摩,不吃拆逆qvq

【画】仲孟

呜呜呜呜呜呜太太太高兴了呜呜呜呜呜呜!!!!!!!!表白果粒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

盛夏甜果粒:


你不知道的是,在你思慕我的那些日子里,其实我也一直在爱着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仲堃仪善工笔,泼墨山水花鸟人物皆精通,府中下人却很少看到自家老爷画画,寥寥几次那人也总是在绘制之后匆匆把画卷掩起置于高阁。


仲府的人从来没有见过仲堃仪画的东西。


孟章其实也很好奇,毕竟他的上大夫画绝是出了名的,可他从未见过对方动笔,似乎反而视画画为大忌。


孟章不是好打发的人,作为君主,他有的是办法达到目的,可他好像在仲堃仪这里碰了软钉子。


“仲卿,为本王画一幅画吧。”孟章闪着星星眼,看着自己信赖的重臣。


仲堃仪一拱手,开口就是长篇大论:“微臣惭愧,技艺拙劣,怕污了王上的眼睛。何况王上天人之姿,哪是区区一幅画能够描绘出来的。王宫里能工巧匠甚多,王城里第一的画师就在珍宝殿,王上何不宣他来一试。若是他的画技,或许还能描摹出王上十分之一的神采。”


话怎么那么多!是和天璇的副相走太近了吗?下次两国邦交不许你去了!


孟章气呼呼的鼓着嘴,一甩袖子走人,留下一脸懵逼的仲堃仪,他站在原地捋了捋挑染思索着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。


仲上大夫,你的情商也准备和公孙副相看齐了是吗?


孟章没有放弃自己的念头,找了借口打发仲堃仪去办了件事,趁机跑到了他家里。王上来了,仲府下人自然不敢怠慢,忙不迭把人迎到书房上了茶,然后退出去快马加鞭通知还在处理公务的仲堃仪。


绿衣君王在书房里这翻翻那看看,满书房的公务卷轴,最多也是大家字帖,竟然没有一幅画。哦,或许有一幅。


孟章盯着墙上挂着的——公孙钤送给仲堃仪的苍松翠柏,气不打一处来。


仲卿啊仲卿,你可真是让本王意想不到!


他眯着眼猛地一掌拍到那幅画上,却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,像是敲到了空旷的柜子上一样。撩起画才发现在苍松翠柏后面的墙上,有一个隐秘的暗道。


孟章取下了那块砖,发现里面放着很多画卷,好奇之余取了一卷出来展开。


少年如玉温润,绿衣浅笑安然。那是仲堃仪第一次见到孟章时,他的样子。


孟章惊愕的看着画上的自己,如梦初醒般把所有的画卷都拿了出来打开。批奏折的模样,浅眠的模样,微笑的模样,傲视群臣的模样,一切的一切,汇成一个孟章,栩栩如生,眉眼如真。


细细的勾勒处都显得无比完美,一看就知道画者有多用心,或者说,每一笔都是带着感情的。仲上大夫,果然善工笔。


孟章展开最后一卷,看到一向绿衣的他穿着大红喜袍,仿佛在对着自己笑,右上角还填了几个字:“绿衣红霞,与君作嫁。”


仲堃仪……竟是对自己抱着这样的心思吗?孟章愣在那里,用手轻轻的抚着画中人的脸颊。


自己总是要充纳后宫的,若是许了仲卿的话,若是仲卿……也未尝不可。


孟章还在神游,突然有一只大手覆盖在了他的手背上,把他吓了一跳。仲堃仪不知何时回来了,静静的走到他身后带着笑看他惊讶的样子,看着他脸红看着他紧张的咬唇。最终,他从身后抱住孟章,并拉住了他的手。


“王上对臣的画技可有见解?”似笑非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吹的孟章的耳朵麻酥酥的,只觉得一阵热气腾的升向脑袋。


“本王觉得……挺…挺好……”他结结巴巴的,失了平时的气场,只想着怎么赶紧逃脱这令人尴尬的局面。


仲堃仪分明不想放过这个好机会,人是自己送上来的,东西也是他自己翻出来的,那就不能怪他这个时候表明心迹了。


“那王上对臣的心意,可知晓一二了?”


孟章窘的很,他不想拉低身份觍着脸告诉自己的臣子其实自己也对他有意,又不能直接拒绝背弃自己的心,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闷着不说话。


仲堃仪大胆的扣住孟章的手,把人转了过来俯身下去:“既然王上不说,那微臣就自己找答案了。”


唇齿交缠的刹那孟章没有拒绝,这让仲堃仪感到惊喜,他抱住君主的腰开始放肆的索取。片刻后,少年放在身侧的手环上了他的脖颈,让两人贴的更近。


不仅是身体,还有心。


……


这就是我的答案了,仲卿。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送给 @浅野_花見 谢谢你的画,这篇文送给你呀~我没有灵感很久了,你的画给了我灵感。


在你念念不忘的日子里,其实我也一直记得你❤️


以及,好久不见。我是果粒。

评论

热度(149)